全國政協委員、農工黨青海省委會主委張周平:醫教結合 加強視障

发布日期:2022-08-19 10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走進電梯,樓層按鍵摸不出任何資訊;到目的樓層後,沒有任何語音播報;走出電梯,開關門也無任何提醒……患者小龍這種雙眼先天發育不良、只能憑藉微弱的光感去辨別晝夜的情況,並不罕見。據統計,目前我國視障群體數達1800萬人左右,其中,30歲以下年輕人佔23.5%。

  “經過多年的殘疾人康復項目實施和融合教育工作的推進,我國對視障兒童康復的政策逐步完善,社會對兒童康復意識逐漸增強,視障兒童的獲得感、幸福感不斷提升。”全國政協委員、農工黨青海省委會主委張周平向記者坦陳,目前視障兒童康復和融合教育仍存在一些問題——

  視障兒童早期診斷難。根據問卷調查,目前已診斷的視障兒童中,低視力兒童佔視比超過一半,如果得到及時、有效的早期康復和教育,將對提升未來生活能力具有重大意義。但遺憾的是,部分社區衛生院的嬰兒保健工作流於形式,沒有及時篩查出視力障礙兒童;國內只有極少數城市開設了低視力門診,具有詳細的眼部檢查、視功能評估、驗配多種類型助視器、進行適當視功能訓練等功能,大部分城市中普通眼科門診無法提供低視力患者診斷和康復治療,視障兒童求醫耗費的時間、精力、經濟等成本較高,造成視障兒童早期診斷難。

  視障兒童康復難。目前,低視力殘疾兒童康復定點機構多集中在眼科醫療機構,能夠滿足低視力兒童基本康復需求的市、區/縣、街道/鄉鎮三級服務網路尚未建立,且社區醫療服務機構由於缺乏人才及長效管理機制,兒童低視力康復水準較低,影響低視力兒童家庭康復意願。加之沒有專門針對兒童的輔具名錄,低視力兒童輔助産品種類少、品質不高、價格昂貴,輔具補貼報銷制度過於煩瑣,導致部分家長逐漸失去耐心或因經濟壓力過大而放棄康復治療,低視力兒童康復效果不佳。

  視障兒童接受融合教育難。根據中國殘聯統計年鑒,2020年中國共有特殊教育普通高中(部、班)104個,其中有盲人在校生1491人,規模偏小。在盲校等特殊教育機構中,低視力兒童接觸社會機會少,社會適應能力較低。雖然國家以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殘疾人保障法》《關於開展殘疾兒童少年隨班就讀工作的試行辦法》等法律規定大力推進融合教育,但各地對政策的解讀和執行力度不統一,普通學校接受視力障礙兒童的意願不高,已接受低視力兒童的普通學校,對低視力學生助視器的品質、驗配、康復訓練等嚴重不足,且針對低視力兒童所需的大字課本、大字試卷、大字練習冊等教輔工具提供不足,考試延時服務申請難,均影響視力障礙兒童接受普通教育。

  一是加強視障兒童早期篩查和診斷工作。將兒童視力篩查納入兒童健康管理服務範圍,由社區兒童保健醫生定期進行視力檢查,及時發現視力障礙兒童。積極推進人工智慧醫療技術在視力檢查方面的應用,篩選符合專業要求、效果好的智慧終端技術並推廣,使全國各地兒童均能得到自動、快速、準確的視覺功能檢測,緩解大部分地區低視力眼科門診和專業眼科醫生嚴重缺乏的問題。加強視力障礙症狀、康復輔助技能和政策等方面的宣傳教育力度,為視障兒童家長給予指導,提升家長早期篩查和康復意識。

  二是完善視障兒童康復服務體系。加大視力康復師資培養力度,鼓勵現有康復機構開設視障康復部,推進構建三級視障康復服務網路。加強跨學科協作,採用多學科整合的形式為低視力兒童評估和制定康復計劃,開展視障兒童家長教育,將機構康復、醫院康復與家庭康復相結合,形成協同效果。制定殘疾兒童輔具名錄,鼓勵企業生産適用於兒童的盲杖、低視力康復玩具等輔具,加大對低視力兒童康復服務項目、助視器驗配等補貼力度,簡化輔具補貼申請流程,減輕視障兒童家庭經濟壓力,促進視障兒童參與康復和社會活動。

  三是促進視障兒童與健全兒童的融合教育。成立融合教育推進工作領導小組,由殘聯和教育部門協調推進具體工作。在每個區/縣涵蓋每個教育階段至少指定一所學校,七星高手坨坛免费料,作為發展融合教育的示範學校,接收視障兒童入學,加大對該所學校教師特殊教育理論、盲文等知識的培訓力度,制定集體教育為主、個別教育為輔的教學計劃,由殘聯幫助添置必備的輔助教具、學具、康復設施,為視障兒童提供友好的學習環境。建立視障兒童資訊追蹤體系,及時掌握視障兒童身體狀況及入學需求,針對性提供技能培訓和指導,加大對大字課本、大字練習冊、大字新華字典等學習教輔的研發和生産力度,嚴格保障考試延時等特殊規定,確保視障兒童按需入學,著力保障視障兒童接受義務教育的權利。